稻盛哲學與陽明心學(平裝)
陽明心學和稻盛哲學的神合
  記得在2012年前后,有一位研究陽明心學的朋友向我提出一個要求,要求我當面問一下稻盛先生是否讀過《傳習錄》,有沒有學習過王陽明的心學。后來我當面請教了稻盛先生,稻盛先生說他沒有讀過《傳習錄》,也沒有研究過陽明心學。我對稻盛先生說:陽明心學的核心思想是“致良知”,這同您的“敬天愛人”思想,同您的判斷事物的基準“作為人,何謂正確”完全是一回事。所謂“致良知”,就是把良知發揮到極致,也就是事事都要對照良知做出判斷。因此,您的“判斷基準”同王陽明的“致良知”說法雖然不同,但意思完全一樣。

  我翻譯了稻盛先生的20部著作以及20多次演講文稿,還讀過他沒有公開出版的多達幾百次的講演講話稿。其中確實很少提及王陽明和陽明心學。孔子、孟子、老子乃至《菜根譚》《呻吟語》等中國故典中的名句格言,稻盛先生經常引用,特別是《了凡四訓》中有關命運和因果法則的故事和觀點,稻盛先生十分喜愛。不僅在盛和塾,尤其是在幾十次的市民講座中,他逢會必講。

  為什么了凡先生講得多,陽明先生少有提及呢?后來我才知道,有一位日本著名的漢學家在把《了凡四訓》的主要內容翻譯成日文時,用《知命和立命》這個題目,把《了凡四訓》的精髓用通俗的語言解釋得一清二楚。稻盛先生從年輕時就開始思考“人生是什么”的問題,并執著地追求問題的答案。在《了凡四訓》中,那位“云谷禪師”具備大智慧,他一語道破:人生不僅是由命運、更是由因果法則決定。“心有靈犀一點通”,《了凡四訓》中這段話解開了稻盛先生長久以來的心結。稻盛先生如獲至寶。

  而有關陽明心學的日文譯本,我也買過幾本,但讀起來很吃力,結果一本也沒能讀完。稻盛先生是個大忙人,雖然喜歡讀書,特別是宗教和哲學方面的書,但《傳習錄》中有許多解讀兩千多年前的《四書五經》的內容,消化理解勞神費力,文言文的中文版我們讀起來就不輕松,何況日文版。所以稻盛先生作為一個繁忙的企業家,沒有機會研究高度學問化的陽明心學,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是,日本明治維新的第一功臣西鄉隆盛在流放坐牢期間,在艱苦卓絕的條件下,苦讀陽明心學,深得其要領,以致在后來的維新事業中大顯身手。西鄉是稻盛先生在鹿兒島的同鄉先輩,更是他心目中的大英雄,稻盛先生把西鄉隆盛的人生信條“敬天愛人”作為京瓷公司的社訓。稻盛先生曾經濃墨重彩、精心解讀過西鄉的《南洲翁遺訓》。從這個意義上講,陽明、西鄉、稻盛在精神上可以說一脈相承。

  稻盛先生把陽明先生的“良知”稱為“真我”。稻盛先生把“心”分為本能心、感覺心、感情心、理性心和靈性心,靈性心即“真我”。“真我”知道“何謂正確”。所以“作為人,何謂正確”這一判斷基準,就是用“真我”即“良知”作為判斷基準,從這一點出發來應對和解決一切問題。換句話說,也就是“致良知”。

  “致良知”是做人做事的大智慧;“致良知”是中華民族的最高智慧。陽明先生說:“人若知這良知訣竅,隨它多少邪思枉念,這里一覺,都自消融。真個是靈丹一粒,點鐵成金。”

  測量物體的長度要用尺做基準;測量物體的重量要用秤做基準。換句話說,尺能正確測量一切物體的長度,秤能正確測量一切物體的重量。而稻盛先生說,判斷事物也有基準,依據這一基準,就能對一切事情都做出正確的判斷。而這個基準就叫“作為人,何謂正確”。依據這個基準判斷和行動,就能帶來事業的成功和人生的幸福。

  稻盛先生認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稻盛先生說:“這樣的幸福來自哪里呢?我認為,不管遭遇何種境況,都懷抱強烈的信念,把‘作為人應該做的正確的事情,以正確的方式貫徹到底’。不屈不撓地實踐這一條,這才帶來了我的幸福人生。”

  陽明先生說:“夫良知之于節目事變,猶規矩尺度之于方圓長短也”。

  由此可見,500多年前陽明先生提出的“致良知”和50多年前稻盛先生確立的“判斷基準”乃是不約而同,殊途同歸。
連載精彩推薦
價值投資經典戰例之中國恒大
----正合奇勝
  市場上關于價值投資理念的圖書多如牛毛,而講述大型實戰案例的則鳳毛麟角。讀者即便理解了價值投資理念,在實戰中往往也不知如何下手。本書以恒大集團在我國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國恒大(HK.3333)為實例,深入淺出地講解價值投資理念和方法是如何具體運用并取得豐厚回報的。 全書分為上下兩篇:上篇以第三人稱口吻,中立地講述恒大集團如何在資本市場的長期唱空、做空中發展壯大,創業22年就進入世界500強前200名,并取得全行業利潤第一的;下篇則從第一人稱的角度,詳細介紹作者是如何發現以恒大為代表的龍頭地產股這十年一遇的黃金機遇,并充分把握、實現財務自由的。 本書的讀者對象主要是對股票價值投資感興趣的投資者,同時也可作為高校企業管理及金融相關專業的教學案例。事實上,本書的上篇就是一個完整的案例,下篇可作為參考答案
讀書會友
合作聯系
贊助商廣告
双色球兑奖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