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共享經濟淪為圈錢游戲

姚樹潔 原創 | 2017-12-27 11:2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共享經濟 

  過去幾年我國共享經濟發展迅速,共享服務領域不斷擴大。2015年,全國共享經濟規模高達625億美元,占我國GDP的0.59%、全球共享經濟總量的三分之一。預計到2018年,我國共享經濟的規模將高達2300億美元,占全國GDP的1.67%、全球共享經濟總量的44%。共享經濟迅猛發展與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密切相關,越來越多的企業意識到只有創新才能建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相比于長期的高額技術研發投入創造出新產品,對傳統商業模式進行創新往往被認為成本低、見效快。

  要厘清共享經濟概念、明確共享經濟價值

  我國消費市場巨大,可以使大量創新型商業模式能夠在初創期生存下來,進而尋找潛在的投資者。然而,不管是技術創新還是商業模式創新,都需要給消費者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所謂商業模式創新就很容易陷入無序競爭,并不能真正給社會帶來價值。目前,我國非常盛行以“共享”為名的各種產品的出現恰恰面臨這種情況,繼共享單車之后,以移動互聯網為依托的各種共享產品紛紛上線。特別是隨著全國汽車擁有量的不斷提高,共享汽車已經成為我國共享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市場的發展潛力巨大。不可否認,這些產品中有一部分最終有可能會被市場所接受,并取得商業上的成功。但如果不厘清共享經濟的概念,明確新商業模式的價值所在,盲目投資于所謂的“共享經濟”之中,則有可能出現“偽共享”“假共享”,可能會淪為資本市場上的圈錢游戲,嚴重浪費社會經濟資源。

  “共享”并不是一個新概念,在我國傳統熟人社會中,一個村子公用一個水源,朋友之間相互借東西都是一種共享的概念。美國最早出現的“共享經濟”案例是以優步、愛彼迎等為代表的共享汽車、共享租房,其在商業上的成功使共享經濟迅速成為投資熱點。仔細分析早期的共享經濟模式,可以發現其在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最重要的原理在于盤活了分散在千家萬戶的閑置資源,使這些閑置資源能夠有償租給他人使用,從而提升社會資源的利用效率。一方面使消費者得到了便利和實惠;另一方面,共享經濟的運營商和分享者也將獲得相應的回報。例如,優步在方便消費者用車的同時,也使擁有汽車這一資產的司機取得了一定收入;愛彼迎使空置的住房,連帶千家萬戶房間內各式各樣的設施一同出租創造價值,帶給旅客不一樣的旅游體驗,同樣充滿著無窮的魅力。美國之所以成為共享經濟的發源地,與其富裕的工業化國家本質息息相關,只有在資源豐富的國家,社會上才可能存在大量的閑置資源,稍加利用即可帶來巨大的商業價值。美國早期共享經濟的成功者,都無一例外地利用了互聯網經濟帶來的人與人之間信息溝通的便利性,均以第三方平臺的形式出現在消費者與閑置資源擁有者之間,起到盤活閑置資源、分享利潤的作用。

  共享經濟不等于套用概念的“偽共享”

  我國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各種共享經濟模式,在大力宣揚互聯網時代“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概念的同時,并沒有很好地解決“共享商業模式有何價值”這一核心問題。以共享單車為例,各家公司大規模投放的共享單車,并不來自于閑置的社會資源,而是大規模新制造的單車,其本質上更類似于一種分時租賃服務,而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共享經濟。雖然共享單車對于解決大城市交通通勤最后一公里問題具有一定的正面價值,但以如此大規模制造的單車產品來解決交通通勤問題是否是高效的,這是我們值得深入探索的重要問題。在巨大的市場經濟面前,共享經濟到底能夠給社會帶來多大的便利性,以及共享服務到底能夠給社會帶來多少真正的財富和使用價值,這些都是非常值得思考和研究的社會經濟問題。

  對消費者而言,共享單車最大的價值實際上并不是自行車本身。我國城市消費者購買一輛自行車并不是一項很高的消費,愿意為共享單車支付押金的消費者實際上對于購買自行車的開支并不敏感。消費者真正從共享單車中獲得的收益是可以通過“還車”行為規避掉如何在交通接駁過程中存放自行車的難題。而共享單車企業之所以在我國獲得了大量消費者的青睞,用戶數量迅速攀升,進而獲得大量投資,也就是為消費者解決了一個“存放自行車”的難題。那么“存放自行車”的難題是不是真的解決了呢?當我們看到一些大城市路邊隨意停放的共享單車、泛濫成災的共享單車就能夠得到答案。企業用城市公共空間隨意停放自行車這一消費者訴求來賺取利潤、獲得投資,無怪乎我國很多城市紛紛出臺對共享單車的限制措施,試圖管制共享單車帶來的亂象。我國其他所謂的“共享經濟”產品也存在類似的問題,一旦我們仔細分析其背后的商業模式,就能很容易發現哪些是真正的創新,哪些是“偽共享”。

  如果對“共享經濟”的概念界定不清,傳統的租房中介業務甚至都可以套入“共享經濟”的概念之中。將房屋的鑰匙換成密碼鎖,用手機發送解鎖密碼,租房是不是也可以被認為是“共享房屋”?房屋主人將自己的房子分享給了付費的消費者就可以被稱之為“共享經濟”嗎?更何況,住房的分享還是利用經濟社會中已經建成的房屋,并沒有浪費社會資源,而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往往還需要重新制造出新的產品,并且存在損壞之后如何回收的問題。因此,“偽共享”并沒有跳出傳統經濟發展模式,同樣是制造產品,銷售給需要的消費者以獲取利潤的傳統模式,只是利用了移動互聯網,將同一件產品分時銷售給多個消費者罷了。

  時代呼喚創新型的共享經濟模式

  國外成功的共享經濟模式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以智能手機為代表的個人信息傳輸能力的提升,特別是信用信息的不斷累積。因此,作為希望在共享經濟中有所建樹的企業,必須將自身置于提供信息和服務第三方的位置,不斷分析消費者的需求,創造條件去滿足這些需求。而不是提供具體自行車、充電寶、雨傘一類的實體產品,否則就很容易淪為一家“偽共享”公司。處于共享經濟中的企業,一定要將信息作為核心產品和資源,而不是滿足于提供具體的產品。即使在傳統的租賃行業,分析、處理信息并迅速匹配消費者的能力都是企業的核心資源,與其在城市中靠投資到處停滿共享單車,不如在消費者需要短途通勤的時間地區“剛好”提供其所需要的服務,也許會成為共享單車的替代方案。

  “共享經濟”的核心是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系,只有相互信任的人才可能共享一件物品,因為如果沒有信任關系,取得使用權的人往往有可能損壞共享的物品,共享經濟企業往往會選擇收取押金的方式來規避這一風險,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傳統的租賃關系,只是將有人看管的租車攤,變成了移動互聯網管理的網絡平臺。所以圍繞信任做文章,讓提供服務的企業或者個人,與消費者建立一種信任關系,從而獲得源源不斷的收益,才能保障企業實現共享經濟的真正創新。

  由此可知,創新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也是非常難的。當然,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由于創新能夠帶來獨占市場的高額回報,總會有企業愿意出來嘗試,相信隨著我國投身共享經濟之中的企業日益成熟,創新型的共享經濟模式會不斷涌現。衡量創新是否成功的標準之一就是消費者是否滿意,是否愿意為之付費,另外就是企業能否在滿足消費者日益增長的需求的同時,獲取長期穩定的正常投資回報率,以推動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

  在共享經濟發展大潮中,政府需特別關注兩件事

  政府是經濟社會的重要參與者和決策者,在這一輪共享經濟大潮中,有兩件事是政府必須加以關注的。第一,創新的商業模式都是以往所沒有的,其是否在運行過程中損害了其他人的利益需要政府重點關注。以共享單車為例,消費者用低廉的價格解決了部分通勤問題,共享單車企業利用迅速積累的用戶數量獲得融資,似乎整個過程皆大歡喜。但這個過程中,低價租自行車是企業為了開拓市場的“燒錢”行為,還是本身成本就這么低;是否存在潛在的金融風險問題;共享單車企業在獲利的同時是否盡到了它應當承擔的社會責任,這都是需要考量的重要問題。例如,出行通勤需求存在明顯的早晚高峰現象,為了滿足消費者最大需求,大規模投放在城市之中的單車必將存在大量閑置的問題。共享單車的停放是否會影響社會其它群體的交通出行,這些都是政府需要加強調查研究,依據實際情況加以管理和規范的內容。

  第二,與歐美國家不同,我國仍然是一個人口多、資源少的發展中國家。從總體來看,節約有限的資源、避免重復投資、高效率組織經濟運行仍需要政府的政策引導。如果規劃更加合理、高效便捷的公共交通體系,共享單車也許僅僅只應當存在于周末公園的騎行道,或者對這座城市充滿好奇的旅行者的選項之中,而不是這座城市的財富創造者為了趕時間上班的無奈之舉。如果一座現代化的城市讓剛從高檔寫字樓談完業務出門的白領們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只能在惡劣的天氣中選擇騎共享單車,也許政府就需要反思城市規劃和公共交通基礎設施是否還存在不完善的地方。也就是說,共享單車的服務對象到底是誰,就城市而言,一類人是上班族,另一類人是休閑旅游者。當然,上班族在節假日期間,也可以成為休閑旅游者。一個城市的規劃,一個產業的發展,不能離開被服務的對象。我們在許多城市的街頭,看到大量的共享單車利用率很低,街邊巷尾到處可以看到被“拋棄”的自行車。然而,在公園和其它休閑的地方,卻很少看到共享單車,而往往在這些地方,許多人愿意騎車鍛煉身體,觀光風景。這種服務與被服務對象的錯位,反映出企業的創新理念模糊,或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

  我國的共享經濟是近幾年來迅速發展起來的服務產業。這個產業的發展得益于四個重要因素:豐富的投資資源、城市化的迅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所帶來的需求多樣化、互聯網通訊和移動終端支付的普及。而共享經濟的健康發展必須遵循一些最基本的商業運行規則。一是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二是能夠給社會經濟帶來持久的發展動力,創造真正有社會效用的服務產品。三是能夠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促進社會文明進步,創造出有益的社會價值和美好的生活體驗。離開這些基本的商業運行規則,共享經濟不僅不能持續發展,還可能帶來難以想象的資源浪費。

個人簡介
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學學院院長,經濟學教授,著名華裔經濟學家, 西安交通大學特聘講座教授, 全英中國專業團體聯和會副主席,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世界銀行經濟顧問, 到過20個亞非歐國家工作。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双色球兑奖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