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金融法》真的要來?

肖颯 原創 | 2019-10-28 13:3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互聯網金融法 

  不容諱言,近10年來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可謂跌宕起伏,有“起高樓”的豪情萬丈;有“困囹圄”的悲天憫人。

  2019年10月26日,中國人大網公布《關于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主席團交付審議的代表提出的議案審議結果的報告》,我們欣喜地發現“互聯網金融法”有望列入年度立法計劃,安排審議。

  業內和學界期盼已久的《互聯網金融法》有可能從夢想變成現實,颯姐談一點自己的期待。

  文章脈絡:

  1. 處理與刑法的邊界和銜接

  2. 容錯機制與借鑒“監管沙箱”;

  3. 行政處罰與救濟機制

  1 

  處理與刑法的邊界和銜接

  不容諱言,近10年來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可謂跌宕起伏,有“起高樓”的豪情萬丈;有“困囹圄”的悲天憫人。

  尤其是近4、5年來,互聯網金融被污名化,在司法實踐中往往對其采取相對苛刻的對待,入刑問題上明顯過寬,一度“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成了不能剛兌后的必然結局。

  有人說,互金平臺自帶“悲情色彩”,作者認為,也許就是太多互聯網金融企業在金融的剛性兌付與互聯網的急功近利之間拉扯,最終支撐不住而倒下。

  颯姐希望如果制定《互聯網金融法》,務必將行政法規制的范圍與刑法打擊圈涇渭分明地分開

  我們知道當代刑法已經從消極轉變為積極參與社會管理之中,但是鑒于刑法自帶最嚴厲地剝奪生命與自由(金融犯罪有死刑的時代已經成為歷史,目前最高可判無期徒刑),我們必須時刻警惕刑法越界進入它不應該伸手管理的領域,確保人們生活的自由度。

  《互聯網金融法》應當穩定地站在自己的崗位上,調整互聯網金融領域的法律關系,管理互金領域的創新邊界,對違法違規行為及時處罰。

  當然,我們相信該法一定會有這樣的條款:XX行為,情節嚴重的,按照刑法相關條文定罪處罰。這就是銜接問題,我們不擔心這個銜接,我們相信司法機關將“有所為,有所不為”,金融詐騙類案件該抓還是抓,該判還得判。

  2 

  容錯機制與監管沙箱

  要討論“容錯機制”就必須討論“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問題。既然逃不開,咱們就面對。

  縱觀這十年來的互聯網金融涉刑案件,幾乎每一個都有“涉眾”因素,顧名思義就是涉及眾人,而這里的“眾人”都能被歸于“金融消費者”的范疇內嗎?不一定,明知是違法商業模式,為了追求高利潤,抱著“賭徒心態”想從“擊鼓傳花”游戲中僥幸賺錢,這樣的人我們還要把他當作弱者進行保護嗎?從樸素的正義感情上,讀者也能做出判斷。

  《互聯網金融法》第一個要解決的難題就是:如何定義真正的“互聯網金融消費者”,篩選“合格投資人”,排除“賭性十足”的投機者。

  在確定了互聯網金融消費者的定義之后,我們再來討論“容錯機制”就容易得多。

  所謂“容錯機制”是這個社會給創業者多大的容忍錯誤的空間,如果遭遇非理性維權的人,這個空間自然很小甚至為零;如果在合格投資人的環境下,監管機關可放開手腳去監管,而不是隨時防止惡性事件發生。

  根據每個省經濟條件不同,各地容錯的幅度可以不同,只要本地人大或政府機關按照法定程序征求相關意見即可。

  至于監管沙箱問題,目前國內采取了“試點”的做法,但我們建議借鑒英國等國家的做法,將程序、后果處置、民事賠償程序等問題處理得更成熟、更妥當。

  3 

  行政處罰與救濟機制

  正如前文所述,近年來刑事打擊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行政處罰,成為處理互聯網金融法律問題的有效手段之一。

  但是,我們發現刑事手段雖然高效,但后遺癥明顯,涉案資產處置難、涉案人員不服判、集資參與人不滿意等等,在颯姐辦理的案件中,旁聽的集資參與人坦言:我們不想把平臺的老板都弄進監獄,我們就是想知道我們的錢去哪里了?能回來多少?

  既然如此,我們通過監管科技的手段,讓集資參與人時時刻刻了解自己的資金動向,一旦互金平臺有做壞事的傾向,馬上勒令禁止,爭取懸崖勒馬、亡羊補牢,對于保護金融消費者的權益其實更有利(等1.5-2年刑事程序走完,人判了+錢不好要了)。

  同時,我們認真地提醒諸位,一定要給予互聯網金融企業“申辯”的機會。如果要確保其申辯機會,就必須保障自律組織的地位和作用

  行政機關有一整套制度體系,互聯網金融企業一旦被處罰,通過行政復議等救濟的難度較大,加之,行政機關對于新型創新產品、服務的認識不足,其判斷往往不依據業內企業慣例等。

  而自律組織更適合當這個“居中裁判者”,它們了解行業內部的發展歷程、熟悉企業之間的恩怨糾葛、深耕互聯網金融各業務條線多年,對于其中的是非曲直,十分熟稔,如果將部分行政權授權給自律組織,也許更能發揮“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效果。

  作者在一家自律組織擔任申訴委員會委員,竟發愁沒有互聯網金融企業來申訴(因為基本一出事就涉刑,一涉刑就判刑),沒有給自律組織充當“緩沖墊”和“前哨”的機會。

  我們真誠地希望賦予行業自律組織更多的懲戒功能,同時給企業申訴等救濟機會,讓行業真正健康平穩發展起來。

個人簡介
北京市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資深公益志愿者肖颯
每日關注 更多
肖颯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双色球兑奖期限